格拉纳达之梦

西班牙朋友说,如果在他家乡外,选个最想居住之地,莫非格拉纳达。因为一天之中,可以往北上内华达山滑雪,格拉纳达又可以往南到太阳海岸游泳。

我在大学时因读西班牙诗人剧作家罗卡的血婚,对格拉纳达有粗砺荒凉的印象,第一次来此,证明此处不同于回教王朝建都于哥多华时期的自在安适,13世纪在此立都的回教格拉纳达王国已有隐避退世之心,华美的阿汗布拉宫是阿拉伯统治者在西班牙的最后之梦,醒来后就得离开,统治西班牙800年的回教王朝在格拉纳达失去了一切。

也许因为阿汗布拉宫太美了,直到今天,昔日阿拉伯王公嫔妃的幽灵似乎仍未完全离散,在格拉纳达繁荣的250年间,无数的财富倾尽于堆砌建造阿汗布拉宫的宫殿、城堡、中庭、庭园、壁画。

阿汗布拉宫美得让新来到的统治者也不忍摧毁,只任其倾颓,一直到18世纪,美国外交官兼作家的华盛顿欧文写下阿汗布拉宫的故事,唤起世人重新忆起被遗忘的宝贵回教建筑及其中丰富精彩的伊斯兰文明,19世纪后期,阿汗布拉宫从废墟中复活,阿拉伯的最后之梦不再是幻影,所有昔日的回教王朝的幽魂依旧寄身在格拉纳达。

格拉纳达五百多年来一直保留着分裂特质,小城性格分明地分成几区,山上的阿汗布拉区回响着过去的阿拉伯人的叹息,市区是基督王国的根据地,从16世纪盖到18世纪的大教堂混合哥德式和文艺复兴式的风格,矗立在市区,镇守着基督王国的胜利。

市区西北的山丘阿耳巴辛区,位于阿汗布拉宫下方,是格拉纳达最古老的区域,沿着山坡凿成山洞般的房屋,住着面容明显混过各种血的格拉纳达人。市区东北与阿耳巴辛相连的萨克曼托山丘是颇大的吉普赛人聚居地,格拉纳达民风的悍放或与此有关,诗人罗卡即有吉普赛血统,他笔下热情烈焰的角色亦源于此。

在格拉纳达吃东西,不同区有不同的风味,高级餐厅都在市中心,可吃到安达露西亚最顶级的哈布哥生火腿和安达露西亚的冷汤,有不少来自地中海渔港的海鲜,也吃得到炖牛尾、炖乳羊、烩生火腿等本地特色菜。在阿耳巴辛区吃的是阿拉伯式的烧烤,吉普赛人区多是表演法朗明哥舞蹈的Tablo酒吧餐厅,提供粗糙的观光餐。

在格拉纳达有趣的饮食,是在一家罗卡也去过的古老餐厅Chikito吃到传统的咸鳕鱼,500年前犹太人带去意大利的食物,另外有种称为摩尔人糕饼,是用杏仁和火腿制成的甜中有咸的饼,让我想起了金华火腿月饼,还有一种格拉那达海绵蛋糕,大概是日本长崎蛋糕的前身吧!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tushashi.com/,格拉纳达(摘编自台湾联合报 作者:韩良露 美食家)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